黄土高原村落蜕变:从“土里刨食”到“牛林药”致富

16 10月 by admin

黄土高原村落蜕变:从“土里刨食”到“牛林药”致富

黄土高原村落蜕变:从“土里刨食”到“牛林药”致富
图为现在的颉岭村村貌一角。(材料图) 钱彦虎 摄 中新网兰州10月15日电 (朱元军 钱彦虎)在甘肃平凉市崆峒区南部大山深处,有一个叫颉岭的小村庄,70年来,从看天吃饭,一方水土养不了一方人,到“土里刨食”,温饱线上望山兴叹,再到现在村美民富,“牛、林、药”工业齐头开展,赶着“红牛”迈入小康路。金秋时节,走进绿树映衬的黄土高原颉岭村乡民院子,错落有致的饲养牛棚,洁净整齐的村部广场,村道两旁鲜花怒放,今日的颉岭,一幅村庄复兴的新画卷正缓缓打开。图为旧日的颉岭村翻拍图。(材料图) 钱彦虎 摄“上世纪五六十时代,当地山里人日子苦得很啊!”71岁的乡民马长有回忆说,劳动力一个工分两三两粮,肚子饿得头发昏,就跑到林子里挖苜蓿菜、摘五爪子、拾野果子……家家户户都住泥草屋,饮水扁担挑,山里人一年出不了一次村。1978年村口墙上刷着新宣扬标语——“交足国家的,留够团体的,剩余的都是自己的”。马长有白叟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激动不已:不吃大锅饭了,人人心里暖洋洋,卯足劲预备大干一场!所以,在老村支书的带领下,村里男女老幼齐上阵,用铁锹、锄头、小推车修通了山间路途,三年整修梯田上万亩!旧日“跑水跑土跑肥”的“三跑田”,变成了“保水保土保肥”的“三保田”。也是从那时分起,乡亲们吃上麦子面、不饿肚子了,女娃娃穿上花布衫,但饮水仍是靠驴驮,驮一趟水至少一个小时。后来犁地下种有了牛,村里逐渐有了第一辆自行车、第一台电视机、第一辆农用车……马长有说,日子是渐渐变好了,但和山外面比差得远。年轻人到外地打工去了,留下老幼放牛种庄稼,素日就见几个懒汉蹲在墙根下晒太阳、说闲话!大人教育娃娃时常说,“好好念书,考上大学走得远远的,再甭回这山窝窝受罪咧”。颉岭村包村干部者广军说,2014年,全村共有7个乡民小组159户526人,其间建档立卡贫穷户72户268人,贫穷发生率53.28%。当地撒播一句话,颉岭山大沟深,出门靠走,通讯靠吼,吃水靠挑,养牛靠放,脱贫靠什么?2015年,崆峒区出台了26条聚集深度贫穷村庄推动脱贫攻坚、改进民生的政策措施,山大沟深,出行不方便,寓居涣散,收入单一……一个个问题搜集整理出来,村庄两级对症下药、精准施策,寓居涣散,那就会集搬家;搬家没有地,那就削山头造平地。历时一年,颉岭村的5个山头被削平了,一座座宽阔亮堂的院子平地而起,76户乡民搬入了3个会集安顿区。11公里沙化路通到田间地头,自来水沿着3.5公里管道流入乡民家中,全掩盖的通讯网络让山外国际愈加明晰,光伏发电“点亮”家家户户。近年来,颉岭村先后整合易地扶贫搬家、整村推动、民族乡开展等各类项目资金2300万元,建成了“四通两排一部一室一场”等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,建成肉牛饲养小区3处、单列式养牛暖棚60座,建成双列式饲养暖棚780平方米,入股贫穷户20户,人均畜牧收入占可支配收入的65%以上。一起,还对迁出区土地实施退耕还林还草,采纳大户承揽,成本核算,收益参半的方法,栽培山毛桃、核桃、李子等苗木,栽培柴胡、党参等中药材,开始构成“牛、林、药”工业齐头开展新格局,乡民致富增收途径进一步拓展。颉岭村党支部书记苏广军说,颉岭村将凭借海寨沟生态旅游环线,大力开展村庄旅游业,让青山变金山。挪穷窝是第一步,关键是要住得稳、能致富,只要真实把工业开展起来,才干完全摘下穷帽子、过上好日子。(完)


这是水淼·WordPress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发布的文章,故有此标记(2019-10-16 17:23:56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